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走进镇远 > 周边旅游 > 中国仅有,世界无双的西江千户苗寨印象

中国仅有,世界无双的西江千户苗寨印象

来源:镇远古城网 发布:2014年11月16日 作者:频道管理员 人气:11735
江地处贵州东南,当地至今流传着一个关于西江名字来源的古老说法。西江在苗语里的意思是“有鬼的地方”。导游小吴告诉我,他们的族人都是苗族始祖蚩尤的子孙,过去很长一段时间,苗人没有百家姓,子女的姓都是沿用父亲名字中的最后一个字,一代一代往下延续。根据西江“子联父名制”推演,这座千户苗寨已有600多年的历史。  这里世代和睦相处,躬耕林泉,历经风雨沧桑,在生活积淀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文化体系,在演绎历史过程中依然留存着魏晋歌舞、唐宋服饰、明清建筑的远古遗风,折射出时光悠久、特色浓郁、底蕴深厚的文化光芒。尽管寨子里的人大都能轻松流利地使用汉语,但苗族风俗、民风犹存,依然过着淳朴自然的生活。很难想象,在现代化痕迹无处不在的今天,还能感受到数百年前的生活气息,这种对于民族文化的尊崇让我不自觉地对这里的人们敬佩起来。

  在离贵阳260公里处的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县的雷公山麓,有一个群山环绕的苗寨。这里有保存颇为完整的苗族生活习俗,这里有强大的苗族文化传统,这里有沿袭至今完整的成规模的苗家吊脚楼。

  这里,就是中国仅有、世界无双的千户苗寨。

  去西江,是一个临时的决定,也是一个略带风险的决定。

  我决定跟时间赌一把,押上来回6个小时的车程,作好只换得一个多小时匆匆流连的准备。晨间八点,汽车驶出贵阳,直奔西江镇———千户苗寨。

  透着百年生活气息的苗寨

  说是千户,其实远不止。当地朋友说,常年住在寨子里的人有1200多户、5000多人。因为工作关系,朋友曾数次到西江,但他仍心存敬畏:寨子里有苗家客栈,好好在寨子里呆几天,肯定会有更多的发现。

  穿戴华丽的苗族姑娘手捧装酒的牛角,随着芦笙吹奏轻踮脚尖,热情迎接每一位远方来客。导游小吴也是土生土长的苗家女孩,她告诉我,西江开发旅游景点前,她平时就在山脚稻花飘香的田地里劳作。想象着在层层叠叠且弧线优美的梯田里,苗家少女像星子般点缀在或绿色或金黄色的田野里,枫木搭成的吊脚楼依山势向两边展开,暗红色的枫木板壁在斜阳照射下一片金黄。这是怎样一幅自然画卷?

  一条悠长的古巷及许许多多小巷,将西江人家连在一起。或许,小巷每一块被踩得发光的鹅卵石就是一段历史。西江素有“苗都”之称,被誉为“苗族民族文化艺术馆”,是研究苗族历史、文化的“活化石”。西江苗寨依山傍水而建,吊脚楼层层叠叠,这里曾是苗族第五次大迁徙的聚集地之一。

  西江地处贵州东南,当地至今流传着一个关于西江名字来源的古老说法。西江在苗语里的意思是“有鬼的地方”。导游小吴告诉我,他们的族人都是苗族始祖蚩尤的子孙,过去很长一段时间,苗人没有百家姓,子女的姓都是沿用父亲名字中的最后一个字,一代一代往下延续。根据西江“子联父名制”推演,这座千户苗寨已有600多年的历史。

  这里世代和睦相处,躬耕林泉,历经风雨沧桑,在生活积淀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文化体系,在演绎历史过程中依然留存着魏晋歌舞、唐宋服饰、明清建筑的远古遗风,折射出时光悠久、特色浓郁、底蕴深厚的文化光芒。尽管寨子里的人大都能轻松流利地使用汉语,但苗族风俗、民风犹存,依然过着淳朴自然的生活。很难想象,在现代化痕迹无处不在的今天,还能感受到数百年前的生活气息,这种对于民族文化的尊崇让我不自觉地对这里的人们敬佩起来。

  能工巧匠建起的天上楼阁

  西江是个山水分明的地方,白水河穿寨而过,将苗寨一分为二,两边各有数个村庄,但只有当地人自己才能分清楚村界。在外人眼中,千户一律的吊脚楼房,究竟哪一片是属于哪个村的,无法分辨。

  登高而望,西江苗寨1200多户民居中绝大多数修建在70多度左右的陡坡上。西江的能工巧匠们用智慧的双手在这苗岭深处建造了一座气势雄伟、宏大磅礴的天上楼阁。每一幢木楼的房基都用石块堆砌而成,坡度越陡,房基也就越高。为稳固起见,房基还分两级甚至三级。依山就势。更令人惊奇的是,这些房屋全以榫头衔接,找不到任何钉子的痕迹,可历百年风雨不倾不斜不倒。而且,造就这些房屋均为无图作业,全凭一把尺子,一根墨线,一把锉子,一把斧头。寨子里,二楼朝路的一面往往会有一段外突的靠栏,当地人叫它作“美人靠”———家中的女子闲暇时可以舒服地倚坐在美人靠上,绣绣花,聊聊天,吹吹山间清风。

  缘路盘山而上,脚下是干净得有些发涩的青石板和圆润的鹅卵石,踩下去总有一种奇妙的穿越感,苗银饰物晃动时发出的声音仿佛将我带回到了部落时期。两边的商铺褪去外衣,裸露出几百年前的原始面容,那些传说中的部落族人或匆匆、或缓缓地朝我走来,又擦身离去。一种恍惚的感觉袭上心头。

  街边一拐,遁进了苗族博物馆。全木结构的博物馆内,各种苗族祖先用过的器物被码放在展览室里,纺车、水车、锯子、鱼篓,挂着黍米串的晾禾架……每一件都淳朴得让人想屏住呼吸去凑近细看。导游小吴说,苗家女子的苗银头饰最重的可达三十多斤,华丽之余更增加了一份民族厚重感。

  转进一间放有几架鼓的屋子里时,导游提醒我不要随便敲打,因为在当地风俗中,敲打鼓会把祖先的灵魂唤醒,这样就需要祭祀,否则是对祖先的不敬。巧的是,今年恰逢当地13年一回的鼓藏节。鼓藏节是在“大节三六九,小节天天有”的苗族地区最庄严、最讲规矩、持续时间最长,也最神秘的一个大节,即祭祀祖宗的大典。按当地的习俗,过鼓藏节时,三亲六戚会纷至沓来。客人们抬着糯米饭、鲜鱼、活鸭,满载殷切情感来一同祭祖庆丰收。

  歌舞跳出的西江古韵

  西江苗族儿女是最能歌善舞的民族之一,无论男女老幼都爱用这种外放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心情。当地民歌就有唱:“西江是个好地方,绿树荫荫绕寨旁,农闲时节更衣装,芦笙场上歌舞忙”。

  来到这样一片桃源胜地,怎能不看看表演,不听听歌唱?当音乐响起,女子舞动身姿,宏亮的歌声便伴着窸窣作响的银饰一起飘进耳朵。寨子里年纪最长的老者带着年轻的小姑娘小伙子,向慕名而来的中外游客倾情演绎最为传统最为古老的苗家典调。这台大山深处的演出竟然是无名的,我想,或许“西江古韵”会较为贴切。

  细看之下,寨子里女孩大都娇小可爱。同行的友人说,寨子里早就有规定,禁止同一村落或相邻村落间通婚,一直沿袭至今。


  行色匆匆,总归饱不了眼福,但口福是大大地饱了一番。中午时分,找一家山脚的农家饭馆,一面吹着山风,一面品尝着便宜又美味的苗族特色食物,偶尔倚到美人靠上看看不远处的吊脚楼。那一刻,真希望时间可以过得慢一些,再慢一些。西江苗寨的热情好客更是让人尽兴,按这里的风俗习惯,节日或平日,只要有客人到来,全家老小都热情接待。美丽热情的苗家女子会唱着动听的歌儿来向你敬酒,满满的祝福装进苗家自制的淳香米酒,一杯又一杯递到你嘴边,让人无法拒绝。

  贵州的朋友说,别小看这个苗寨,一年创造了1.8亿元的产值,不由得肃然起敬。不由得想起丽江古城及古城里的《纳西古乐》,如果海南能有一座令人心动的深山古寨,或许也是不错的景致。